美政府抗疫不力却让中国当替罪羊 菲媒刊长文揭穿真相

  • by

美政府抗疫不力却让中国当替罪羊 菲媒刊长文揭穿真相

资料图 (图源:Getty)

【海外网5月20日|战疫全时区】今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祝贺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取得成功,而在白宫未能控制住疫情导致灾难性失败后,特朗普如今将美国抗疫失败归咎于中国。《马尼拉时报》刊文称,寻找替罪羊并不能掩盖美国政府政策失败。

全文摘编如下:

一些国家应对疫情失败,引发争议后进行自我反思,这可能会让他们未来避免政策再次失败。而另外一些国家却一直拒绝承认应对失败导致灾难性后果,还将此归咎于他们眼中的对手。由于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导致一系列失败,美国如今可被归属于后一类。

讽刺的是,特朗普曾在1月底祝贺中国抗击疫情取得成功。但之后因白宫处理不当,导致病毒在美国蔓延,特朗普才改变了语气。事实上,白宫从一开始就选择采取敌对立场。如果对峙持续升级,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引起新的冷战和第二次全球大萧条。

美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力“问责”中国

美国企图利用疫情达到政治目的的行动,从今年年初就开始了。1月30日,就在“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签署、中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宣布,中国的疫情暴发将有利于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会被带回美国。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对此表示赞同,并表示即使致命的病毒对中国经济造成压力,美国也不会取消对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当时美国已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但罗斯和纳瓦罗显然都认为病毒不会在美国传播。

1月初到3月中旬,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招致广泛批评,尤其是美国国内关于美国政府对疫情评估不足、检测设备短缺、隔离措施失败等问题的争议愈演愈烈,此时,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指责也更加激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不断发起政治化攻击,指责中国应对美国的危机负责。特朗普则试图“淡化”病毒对市场的影响。世界卫生组织1月30日宣布全球进入紧急状态时,特朗普仍然声称“我们已经很好地控制了局面”。3月初,特朗普依然称,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死亡率的评估是“错误的”,这种病毒“非常温和”,感染者“去工作”就会好起来。

此后,特朗普政府多次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企图让人产生疫情将仅限于中国的假象,而实际上疫情正在美国和欧洲暴发。尽管世界卫生组织为避免进一步污名化对该病毒进行了重命名,但新冠病毒“Covid-19”的广泛使用是在3月8日之后才开始的,这一点可以在谷歌趋势得到证实。

当特朗普政府发现歪曲事实未能结束美国民众的批评,白宫开始利用声誉良好的媒体洗白未经证实的情报,加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让中国成为替罪羊,希望“中国门”能转移美国民众的注意力。正如调查记者乔·劳里亚所说,“美国政府正试图将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灾难性应对疫情的指责,转移到中国身上。”美国感染新冠病毒人数和死亡人数开始飙升后,美国政府试图再次重新将新冠病毒定义为“中国病毒”,这种政治化努力一直持续到3月底(甚至今天)。

美国政治的偏执:寻找替罪羊

在疫情出现后,特朗普政府及其共和党支持者没有寻求国际合作来抗击疫情,而是进入了一种生存模式,他们想确保特朗普连任。蓬佩奥在3月底召开的G7峰会上,呼吁将新冠病毒定义为“武汉病毒”,欧洲官员提出反对,世卫组织也警告称,避免将病毒同某个地域联系起来。在此过程中,美国国内政治优先压倒了国际合作应对全球大流行的紧迫性,宝贵的时间被浪费了。美国再次错过了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特朗普甚至完全拒绝了包括美国疾控中心在内的美国主要公共卫生高管的建议。相反,他采纳了纳瓦罗的建议,而纳瓦罗只是美国贸易战的设计师,在公共卫生领域毫无建树。

事实上,美国以政治为目的使用影射抨击,将矛头对准替罪羊的历史由来已久。20世纪60年代中期,研究战后自由共识的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将其定义为“美国政治中反复出现的偏执风格”,即为了消除阶层、少数族裔和移民在美国国内的分歧,这种偏执风格将分歧转向其他被认为是对手的国家,这体现在20世纪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以及特朗普政府与美国另类右翼运动的争议关系。

这些观点得到了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的呼应。鲍卡斯警告称,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言论正在把美国带入一个“与麦卡锡时代类似的时代,麦卡锡对美国国务院扣‘赤色分子’帽子进行政治迫害,攻击共产主义。”

数月里多次错失抗疫机会

特朗普政府早在1月3日就得知了新冠病毒疫情。当天,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致电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告诉他中国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阿扎尔将此消息分享给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特朗普不顾未来可能出现大流行病的警告,已于2017年初取消了NSC的全球卫生部门。)

据《纽约时报》报道,白宫疫情小组开始每天在白宫西翼的地下室开会,就“该和美国民众说什么”展开漫长的辩论,不过最终白宫高官们并没有采取行动。特朗普、蓬佩奥和阿扎尔则开始指责中国缺乏透明度。虽然美国政府的主要科学家和健康专家很早就发出了警告,并敦促采取积极行动,但他们在白宫遇到了阻力。特朗普不希望市场被恐慌吓倒。

此后,白宫内部对保密的狂热没有减弱。4月中旬,CNN采访了白宫疫情特别工作组的关键成员安东尼·福奇。在被问到早期采取缓解措施是否可以挽救更多生命时,福奇坦承:“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实行封锁,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但当时有很多人反对这个做法。”数小时后,特朗普转发了一名用户的推文,该用户称“是时候解雇福奇了”。

在应对新冠肺炎危机的多个关键时刻,美国政府本可以做很多事情来避免大量病例出现,拯救数十万人的生命。美国的健康专家却一再被提醒特朗普看中的优先事项,甚至不惜牺牲美国人的生命,特朗普和福奇就早期封锁进行的对峙就证明了这一点。

不管美国迟迟不采取行动抗击病毒的最终原因是什么,特朗普政府本可以主动开始这场病毒战。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特朗普政府选择不这样做,当无法再隐藏自己的灾难性错误时,选择将灾难归咎于中国。(海外网 李芳)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王珊宁、徐亦超

标签: